Por Una Cabeza

甜死人不偿命

兔蛋六爷:

不管嫌弃不嫌弃,总之把人追回来再说(●´∀`●) 

妈呀,超级乖乖

胖胖小仙子de胖胖小仙女:

太太太可爱了啊啊啊啊!!!! 自动带入Forth老虎🐯和beam小傲娇兔🐰 想你们惹~

哎呀我儿子就是天生的可爱

YyJElly:

人家就是天生的可爱嘛~💕

哈哈哈哈哈哈懂了

HistoricalPics:

“未来的城市”
- 1930年,好莱坞拍了一部脑洞很大的电影《五十年后之世界 Just Imagine》
- 纽约,1980年:飞机已经取代了汽车,数字已经取代了名字,药片已经取代了食品,政府安排的婚姻取代了爱情,而试管婴儿已经取代了......好吧,你明白了。

写给Forth先生的一封信

美好

透🌴:

推荐BGM——最重要的决定
          


         
       
       
     
致我亲爱的Forth先生:


       
   首先请允许我肉麻一下,毕竟今天是咱们的十周年纪念日,所以想借此信,将所有平时想说又不敢说的话和故事,全部告诉你。


         
   十年前的某一天,因为一场意外,命运将你我紧紧捆绑,感谢你那时的死缠烂打,没有放弃我,才能让今天的我如此幸福。其实说实话,我当年是一种极度自我封闭的状态,心里乱的一塌糊涂,不知道先处理什么事情才好。本以为你会是我心中千千结里的一个,但是没想到你的出现就像一把快刀,手起刀落斩断了我的所有好的坏的不重要的乱麻,霸道的住进我的心里不出去。


        
   我迷茫过,但我迷茫过后的想法是想将你狠狠推开,远离我的生活,我不想你再被我拉入这错综复杂的生活,因为你值得更好的。所以在那次募捐集市上,我对你说了重话,我让你滚远一点,远离我的生活。吼出那句话真的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幸好你当时没有跟上来,不然你可能会在不远处的拐角捡到一个坐在地上的我。


            
   从那句话后,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我怕那会让你受伤,影响你的生活,至于我,我已经不奢望你还会再来了。可你就像是我人生中的礼物一般,总是不由分说的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图书馆,就连小树林里都能看见蹲在地上打游戏等我的你,我甚至要怀疑你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GPS才会每次都精准的找到我。


             
   不过其实追溯起来,从你说你要负责的那一刻起,我感觉我的生活里就已经处处都是你了,平时有个头疼脑热送药送饭的都是Kit和Pha他们,可自从你出现之后,每次我不舒服的时候,门口出现的总是你准备的温度合适的食物,对症的药物,和一张花里胡哨的便利贴,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个女孩子手里扯下来的。(其实那些便利贴我都留着呢,现在偶尔趁你不在的时候翻出来看看会发现你那时候的字真的很丑哈哈哈)


              
   我那时候就在想,从小到大,除了Pha和Kit,我好像找不到第二个像你对我这般好的人了,我开始犹豫了,我在思考这个强制闯入我生命里口口声声喊着要对我负责的男孩子是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我开始观察你(原谅我像个偷窥狂),我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跟在你身后,发现你会礼貌的拒绝那些前来搭讪的女孩子,你会为了我戒掉那些让人上瘾的香烟,你会在别人谈起我的时候或自豪或害羞的笑。从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彻底在我心里扎了根,为了我做出那么多改变的Forth,足以让Beam动心。


            
   可我还是不敢迈出那一步,只能继续跟着你。所以我在发现超了我车的人是你后,就毫不犹豫的踩着油门跟了上去,我知道你脾气火爆,这么急匆匆赶去别的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果然,你们工院的汉子就是不一样,一言不合就开打,还莫名其妙把围观的我牵扯了进来,说来也是挺委屈。但当你替我挡下那些凶狠的拳脚,帮我打败赶跑那些人,牵起我手逃跑的时候,我的心在胸腔里剧烈的狂跳,除了好战因子被挑起的激动以外,还有被你的男友力迷的七荤八素的悸动。


           
   你满脸是血的样子真可怕,我一路开着车,脑袋都在胡思乱想着,有好几次都开错了车道,你都没发现。我只能停车给你买药,恨不得把药店包了给你疗伤,这些你一定不知道吧?本来这辈子都不想让你知道的哈哈哈。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和你对视不能超过三秒,我怕我会沉溺在你的眼眸里,那里太过温柔又饱含真诚,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我只能看到我自己。


           
   我会忍不住心动认输。


        
   你总是不停的让我找回心跳的感觉,就连那次给一年生们求情也是,平时温柔的人突然那么严肃,别说是他们,就连我都觉得害怕,可当你转头面向我的时候,一下就笑出了牙龈,仿佛刚刚那个板着脸的铁面教头不是你一样。你让那些一年生重复你说的话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已经变成一颗西红柿了吧,真是恨不得把手里的卷子都塞到你嘴里让你别再说话,还有死Pha也跟着捣乱,想想就觉得生气。


         
   不过那天在停车场,我要说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壁咚,被一个男人壁咚,被Forth Jaturaphum壁咚。你的压迫感太强,落下的吻更是霸道强硬的不像话,就连我这种自恃经验丰富的人也忍不住……腿软。


           
   一吻毕,看着你在我面前一边坏笑一边说“你的嘴很甜”的时候,我想,我可能已经彻底沦陷了。


         
   就在我以为这已经是极限了的时候,你又主动提出陪我去福利院做义工,坐在草地上看着你被小朋友们团团围住幸福笑着的时候,我也很开心,因为对我而言,这些孩子就是我的家人们,你热爱他们,保护他们,给我的感动甚至比对我好还要多。我开始自私的想占有你,可又不想如此喜欢孩子的你膝下无子,所以我又开始犹豫了,在去过那次福利院之后,再也没想见你,因为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


         
   我知道那段时间你一直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才不停的给我发消息,真的不是你的原因,是我自己太过于胆小,不敢面对。我仿佛又陷入了深深地自我厌恶,你每发一条消息我就越觉得自己太黑暗,根本不是你口中那个Beam。


          
   我进入了第二个死循环,像当初对Kit那样理不清剪不断,上次是你出现,这次又会是谁点醒心里住着你的我呢?


         
   是Kit,我知道你一直对他抱有轻微的敌意,我也理解,但是在我躲避你的那段时间,是他走出来和我说,他觉得你是个可靠的人,如果把余生托付给你,他和Pha都会放心。我当时就想,你究竟是有多好,才会让我那两个嘴硬的朋友亲口对我说,你值得托付。于是我终于鼓起勇气回复你,我会同你一起去外府,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曾经在你被拳扣打伤满脸是血的时候我就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那个样子了,结果最不想发生的悲剧还是发生在了我手上,我拎着锤子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们七手八脚的把你抬进车里,感觉自己的魂都没有了。


              
   这是我一手造成的事故,我非常自责,但是当你醒了一脸开心的看着我说不痛的时候,我忍不住吻了你,我想那个吻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还有对你的爱。


          
   我爱你,Forth,从你出现在我生命中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以至于现在习惯每天清晨在你身旁苏醒,才觉得完整。


            
   我从未想过永远,以前是不敢想,现在是不用想。因为你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我也对咱们有信心。


          
   想想也是难得,不知道是因为谁呢?


             
   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光顾着讲故事了,都没有好好的自我反思一下。


      
   印象中的我总是很凶,难得对你温柔,甚至有时候会摔门,但你总是不停的包容我,容忍我的小脾气,大部分时候都会反过来道歉或者逗我开心,我……真的感谢你会尊重我的自尊。但是注意哦,只是大部分时间。有时候你的倔脾气上来了真的气的我浑身发抖,恨不得给你一拳又下不去手,只能把自己关起来让自己放空,等过几个小时也就想通了。我知道你每次钻牛角尖都是因为担心我,我知道,Forth最爱我了。


            
   对我而言,咱们俩的争吵,不是什么分裂的迹象,反而是感情的粘合剂,它只会让我知道你有多么的在乎我,而我又有多么的爱你。它只会让我摸清自己的内心,从而越来越沉溺于你的温柔,无法自拔。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警告你,听好了Forth Jaturaphum,你的身体不光是你自己的,也是我的,请你务必好好爱惜他,不要再生气,不要再钻牛角尖,不要再什么都自己扛着,你还有我,你的丈夫Beam Baramee,我会一直在这里,可能做不了你强大的避风港,但也一定是一个足够你放空心思好好休息的港湾,我也是很厉害的,不要小瞧我哦~


             
   看看时间我要去接Blof下课了,我们的儿子,我永远忘不了我和你说想领养一个孩子时你脸上欣喜若狂的表情,用力抱住我,连手臂都在颤抖。我那时候真的感觉很幸福。


           
   真的快到时间了,我要再最后说一句:
这辈子和你在一起,是我最正确,最重要的决定。


           
                                                                 爱你的Beam


       
        
      


          
         
        
PS:
菜在冰箱里,希望F先生回家读完此信后,能开心的给留守在家的B先生和小B同学做顿好吃的,你出差的这几天我俩都食不知味了QAQ


          
     
再PS:
十周年快乐!B先生最爱的F先生,今夜一起老来俏吧〃∀〃 
你负责哄儿子睡觉,我负责哄你睡觉……

.Serendipity:

几个人的拉手也很好嗑——如果加上一些心理学因素的胡诌,屁爹和金老师的“掌心往下(压)”的牵手方式显示的是占人际关系之间的上风,一定程度上站主动、支配地位(不仅仅指狭义的“攻”)。金老师牵着两位弟弟是真的哥哥牵弟弟的“leader”之态,至于爹地——哎对不起CP脑太重循环了千百次只看到两位唯一默契居然是相互纠缠较劲摸索挠到手痒心也痒的你来我往,最后迪把手顺着爹手臂滑下去张开等着,爹把迪的手兜起来卡到位置又压下去握住,真是太乖了啊【所有都是瞎嗑!真的!

兔蛋六爷:

温柔体贴胡光平,拔坚持要装作他哥在的样子,所以拿着牌子行礼,胡光平看了一眼马上意会,拿起牌子的另一边一起把牌子举起来行礼。

两人虽然平时看起来总是很皮,但一个对自己认定的事情特别固执,另一个做事特别体贴。

腻歪,呵,男人

兔蛋六爷:

所以说你们私底下也是这么腻歪的哦!!

他就是很开心

兔蛋六爷:

太久没管教了就皮痒了是吧,笔芯都毫无顾忌了是吧???

大型妻管严现场。

为啥我看爹被揪耳朵揪得很开心的样子???

称职男友 Forth Beam

啊beambeam猫猫

隔壁有大鱼:



*是正经的小短文  


*其实早就写好了,但一直没写好就一直没发,挣扎了这么久我还是写不出来车了,不挣扎了,就当小段子看好啦。






正文


抱着怀里人刚得到睡着的机会,Forth又被在手臂上的转动的人弄醒,伴随着丝丝的哼唧,Forth又立马坐起来按开在床头的房灯开关,拿了柜子上的药再附身在Beam的身旁。


“好了好了乖”


“我们Beam最乖了”


“不要挠,乖”




Forth拿着药挤在手上,仔仔细细地在Beam的身上涂抹着,阻止着Beam拿手去挠痒。Beam这是又累又困,想睡却又被身上的痒弄醒,少不了要哼哼唧唧地翻身挠痒。


Forth看着Beam他这身上的红疙瘩,只好边吹边搽药,还少不了要说些哄小孩的话才能换的人的安分。




Beam前几日约着Pha和Kit跑去玩了一周,可也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怎么样,回来就跟Forth说身上长了好多红疙瘩,痒得要命,挠了又疼,可同吃同住的另外两人却屁事没有。将衣服掀起来给Forth一看着实是吓着Forth了。Forth借着和Beam出去吃饭的时间,拉着Beam去药店买了药回来。


但这一晚Forth倒是不得安宁。




“你会不会嫌弃我啊”洗完澡的Beam脱光衣服趴在床上等Forth给他搽药,嘴里念叨着,“也不知道怎么偏偏就只有我”


Forth弹了一下这人的后脑勺,“连续涂几天药 很快就好了”。从后背向下一点点地顺着腿再到脚踝处,这背面才算是搽完了药,又叫人转身,Beam胸前倒是没长多少,就是腰那严重了些,又被Beam自己抓得红痕一条一条的,还有一些被抓破流了血的结疤。Forth不免要心疼得叹气,“怎么玩的时候就不知道买药,你看你挠的”。


Beam自知理亏也不接话,只是觉得Forth真好,药上得还挺细心的。


Forth埋怨归埋怨,还是仔细地给人上了药。




等Forth收拾了去冲澡,Beam也穿好了大裤衩子躺在床上,不能挠不能抓,还好上了药有一些凉悠悠的感觉传来才没那么痒。


Forth穿了个内裤从厕所出来,就看见Beam头枕着手躺在床上,仿佛是若有所思。Forth扑上去双手撑在Beam肩膀两边,“想什么呢”


Beam叹气,“想什么时候才会好”


Forth闻言无奈又好笑,亲了口Beam,“很快就好了”,然后便翻过去侧身躺在床上,顺手拿了手机玩。




Beam看着这人今晚上居然如此寡淡,翻身坐在Forth身上,皱着眉一脸严肃,“你嫌弃我!”


Forth拿开手机,看着身上的人皱着眉嘟着嘴,被他正经脸逗笑,扔了手机撑起身子坐起来,扣着身上坐着的人的后脑勺,靠近,看着Beam已经乖乖闭上了眼,Forth好笑,故意没有将唇再凑拢。伸出舌头舔了一下Beam的嘴唇,离开,又舔了一下,再舔了一下,Beam这才睁开眼睛。


这才看清Forth一脸玩味地对着自己笑,Beam又气又急,脸也开始发红,烦人!




Beam伸手箍住Forth的双颊,猛地凑拢,两人的嘴唇终于相依。Beam率先将舌头侵入对方的口中,撩拨起Forth的冷静。Forth的大手最后落在Beam腰的两侧,再慢慢地伸进宽松短裤,隔着内裤,向臀上抚了去。


腿跨开坐在人家小腹上的人已然觉得心急,身后的触感丝丝缕缕,可那只手探进底裤在腿缝的走势却又提醒着自己的难耐,不自觉地开始动腰不断蹭着身下心怀鬼胎的坏人,要他的回应,要他的出击,尽管看破了他的小计谋却还是顺了其意。Beam并没刻意抑制的哼唧声,随着Forth的手指在身后掀起来的热浪,断断续续从口中发出来。




“Forth..要你..”




等到人终于是说了这句话,Forth才翻身将人按在了身下。这长夜的时间随着沉闷的哼声被抛在脑后,只有身下爱人的白粉肌肤带来的紧致和意味深长的绵绵情话。




终于是折腾到Beam一躺下就要睡,Forth这才又拿来纸擦着床单。原本还架在自己腿上的小白腿已经翻到了另一边,抬眼看过去,该主人已经睡得沉了。Forth扔了垃圾,伸手捏了捏Beam的屁股,才伸手又拿来药给人搽抹。


Beam又吵着痒,要伸手去挠。Forth一把将人的手抓住,警告其要听话,这才换的Beam瘪嘴将手放在头下枕着。Forth又给人全身搽药,等弄完,发现这人早就已经睡着了。丢了手上的棉签,Forth看Beam微微张着嘴却是仍然睡得沉,不自禁地亲了一口,这才关了灯上床睡觉。


将手臂伸到Beam的脖子下,Beam闭着眼很自觉的翻了身转过来趴在怀里。Forth心里又甜得要命,原本骄傲又放肆的野猫如今就这样乖乖的缩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Forth亲了亲Beam的额头,这才闭上眼睛准备睡去。




“嗯...”


“Forth...


“痒...”


怀里的呢喃声传到耳朵,Forth又立刻睁了眼,将怀里人在动的手抓住。今晚太忙,不用睡了






次日Beam才觉得自己昨晚真是做了一个脑袋进了浆糊,没事问什么嫌弃不嫌弃的话?得到了的结果不仅是身上还痒,现在床也下不了了。


“Forth!你个王八蛋!”


王八蛋此时正在厨房拿着锅铲,听到来自爱人的呼唤,控制不住地咧了嘴,却是讨打地回了一句“老婆,你看我能干吗?”


“干干干!我干死你!”嘴炮从来不输,尽管此刻是瘫在床上待喂养之人,殊不知厨房里的人已经关了火。